分卷阅读2

晋江冰烨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面对李秀贤的不告而别以及孔吉无意间的疏离,穆静娴倒是一副纯不介意、泰然自若的模样。

    她只一面把玩着手中精巧的钥匙,另一面静静地看着孔吉,从上到下、仔仔细细,良久,幽幽地一笑,“据秀贤说,他跟孔吉孔先生您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想必孔先生您对秀贤很了解吧。”

    “还算了解,怎么了?”突然被问到这样的问题,孔吉有些怔忡,把视线从网页上移开,有些疑惑。

    “那孔先生您介意我问您一些关于秀贤的问题吗?您大约也听秀贤提起过我跟他就快要订婚的事儿。”说到这里,穆静娴嫣然一笑,眉目间情意流转,让她整个人显得颇为明艳动人,然后继续道:“作为秀贤的未婚妻,我想了解更多关于他的事情,比如说秀贤的过往和喜好。对此,孔先生可以理解吧!”

    “应该的,穆小姐你想问什么就问吧。也不必叫我孔先生,直接称呼我名字就好,尊称就更加不必了。”孔吉微微低着头,声音有点儿发涩。

    紧接着,穆静娴问了很多关于李秀贤的问题,比如李秀贤爱吃的食物、爱喝的酒、喜欢的颜色、爱看的电影以及他的星座血型、亲友资料,学生时代参加的比赛、主持的活动、发表的论文、常去的街巷等等,问的问题多且十分细致具体。

    孔吉虽然并无心闲聊,不过出于礼貌以及对于穆静娴作为秀贤女友想要借此更多地了解秀贤的理解,他也是知无不言,并未感觉厌烦,而又因为这些事情都是铭刻于他内心的,所以他也无需费心思索,即使穆静娴追问到更多的细节,他也可以应答自如,莫名的,两人之间的气氛好像没有一开始那么僵了,孔吉也放松了一些。

    突然,穆静娴似无意间地询问了一句:“孔吉,你爱秀贤吗?”

    “爱……”孔吉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这个藏在心底很久的秘密,然后一下子醒悟过来,他不禁有些慌张,急忙补充道:“等等,你不要误会,秀贤不是我兄弟吗?我指的爱是兄弟间的爱,是友爱,对,就是友爱。”

    他一连重复了两次“友爱”,一时连自己都有些分不清究竟是想说服穆静娴还是自己……

    看孔吉越解释越有点慌乱的样子,穆静娴露出带着了然的既感欣慰却又很是伤感的笑容。

    “你不必急着解释了,我看得出来,你很爱他,我问的如此细致,你却都能答出,试问哪个朋友或兄弟能够做到如此,他的习惯和喜好,很多,就连我都不知道。”

    说到这里,穆静娴静静地看着林修,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更何况,也许你自己没有发现,当你说起秀贤时,眼底是有光的,笑容也真诚了很多,你深深地爱着这个男人对吧,而我,也一样……”

    穆静娴蓦地长叹一声,良久无言。察觉出她的落寞,孔吉勉强露出笑容道:“你放心,我不会阻碍你们什么的,你跟秀贤,是两情相悦,而我,不过只是单相思……”

    说到这里,孔吉心底的苦涩层层翻涌,似要将他整个淹没,他顿了顿,然后继续道:“等秀贤结婚后,我就会离开这里,不会纠缠什么,穆小姐你大可以放心,跟秀贤好好过吧,你们才是天作之合,而我,会永远祝福你们……”

    说完后,孔吉又笑了一下,渐渐也有些释然。他毕竟,还是希望秀贤可以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一世情缘牵,白首不相离,尽管遗憾于那个陪着秀贤携手共度余生的人并非自己,但是只要秀贤能够过得好,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一生所愿,无非是希望自己爱的人可以过得幸福安好……

    爱究竟是什么呢?对于这个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

    而对于孔吉而言,爱从来不是轮番的逼迫,不是沉重的枷锁,不是禁锢的牢笼,也不是权欲的产物。爱一个人,不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对方,以爱之名折断对方高飞的翅膀,不是只在意自己的感受而罔顾对方的意愿,也不是我爱你你也就必须要同样爱我。所以,就这样吧,这样也好,孔吉心想。

    “这,是你的真心话吗?”敏锐觉察出孔吉话语里的真诚,穆静娴有些难以置信。

    “是的。”孔吉肯定的回答。

    “我曾以为没有人比我更爱他了,遇见你之后,却有些不确定了。”穆静娴苦笑。

    换作是她,她会甘愿放手成全自己心爱的人,让他跟另一个人双宿双栖吗?穆静娴突然有些迷茫。

    她还记得教养她长大的狐族长老所说的话,“我们狐族向来敢爱敢恨、不拘小节,丫头,如果有一天你遇见了那个让你心动的男人,不必在意这世上的那套臭规矩,勇于正视自己的内心且主动追求所爱,亦是我们狐族的骄傲……”

    而她也的确成长为了长老们所期待的模样,勇于追求、爱恨分明,可是长老没有告诉她的是:如果她爱的人心中一直深藏着另一个人,她该怎么办?

    是绝不放手还是潇洒成全?

    那些长老没能告诉她的,她只能通过自己去寻找答案。

    “其实你不必如此忧心的,毕竟秀贤爱的那个人是你不是我,只要你们□□,就够了。”孔吉看到穆静娴愁眉不展的模样,忍不住安慰道。

    可是孔吉,你不知道,你才是秀贤心上的那个人,而我,现在在他心里不过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朋友,穆静娴心里苦笑。

    “孔吉,谢谢你的款待,我临时想起有事,就不继续打扰了。”穆静娴感到有些疲惫,不想再多说什么。

    如今,她只想快点儿见到秀贤,问他一个问题,一个一直埋藏在她心底深处的问题。

    “招待不周,还望你不要见怪。”孔吉想起之前自己无意冷落到了穆静娴,不由冲穆静娴腼腆地笑了笑。

    穆静娴其实并未曾介意,回笑说没事,不过临走前想起孔吉对秀贤的一往情深,心里忽然有些内疚,复又定定地看了孔吉一眼,补充道:“孔吉,对不起!”随即,头也不回地离开。

    孔吉不懂她话的意思,只呆呆地凝视着她的背影,那背影分明是窈窕美丽的,却不知为何让他联想到了即将奔赴战场的勇士……

    很快,穆静娴就坐车来到了集贤阁――她事先跟李秀贤约好见面的地方,她一向是勇往直前的,到的集贤阁门口时,却不禁有些踟蹰了,短暂的犹豫后,她还是坚定地迈进了集贤阁的大门。

    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再试一次吧!最后一次,我想试试看,看结局是否会有所不同。狐族女儿从不轻易放弃,我也不例外。这一刻,穆静娴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她知道这样做的确有些对不起孔吉,不过爱情,本就是自私的不是吗?如果总有一个人要胜出的话,那么为什么,不可以是她呢?

    她来到0417号雅间,看着对面早已久候的俊美无俦的男人,忽的嫣然一笑,拿出一个钥匙模样的录音机放在桌上。

    “秀贤,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在这里,至于孔吉是否和你有着同样的心思,只要你听一下录音就能一清二楚。”说到这里,她起身走到他面前,复又说道,“帮你,我心甘情愿,只是这一次,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快就确定自己的心意,能不能,也给我一个机会……”她靠近他,试图握住他的手。

    李秀贤却于此时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似无意却准确避开她的触碰,察觉到他委婉的推拒,穆静娴又是一笑,只是神情有些哀婉,李秀贤看着她,一时也不说话。

    她终于再也笑不下去,轻声说道:“秀贤,你相信这世上有九尾狐吗?”

    “那不过只是世人的谣传,我自然是不信的。”李秀贤一心全在录音上,回答的有点儿漫不经心。

    “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呢?”李秀贤抬起头看她,神情明显的不信,穆静娴也不多说,只挥手设下结界,隔绝外界的一切,李秀贤觉察出雅间前后的不同,正待询问之际,却冷不丁地被穆静娴握住手,随即陷入昏睡。

    穆静娴无意伤害李秀贤,只是导引了自己脑海中的一部分记忆,设法传给了李秀贤,握手不仅仅是为了试探他的心意,也是为了方便法术的施展,而李秀贤之所以会陷入昏睡,也不过是源于身体机制的自发保护。

    而今穆静娴唯一能做的好像也就只剩下等待了,等待李秀贤醒来,等待他最终的决定,尽管其实她很讨厌等待……

    只可惜不管是在一千年前还是在千年后的今天,最后她所能做的总是只剩下等待。

    不过如今的她毕竟和过去还是有些不一样了,这一次,不管最后他做怎样的决定,她都会尊重他的选择。

    其实她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不最后试一次,她想她永远都不会甘心的,所以,再试一次吧,就当是了却自己这一世的痴心、全了这千年的等待也好,或许这样其实,也还不错。

    他们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相识了,那时,李秀贤还是金银悟――一个恣意潇洒、无意招惹是非却偏偏生就一双能够看见妖魔鬼神眼睛的世家公子,着一袭蓝衣,清新俊逸、意气风发。

    那时的她,也还不是什么九尾天狐,只不过是一只刚刚生出三尾的小灵狐罢了,一贯贪玩爱闹,偷跑出青丘后,还没来得及好好领略人间的繁华景致就不幸遭到道士的袭击,好容易侥幸逃脱了,却又恰逢上化形的雷劫,勉强捱过雷劫后的她还来不及化出人形来好好瞧瞧,就累得昏倒在地。

    是金银悟,救了因累极而昏迷的她。

    即便救她时就知道她是狐妖,他也从未曾像世人那般嫌恶,反倒是对她一直用心照料,等她灵力增长,终于能够在人和狐间自由幻化后,他更是把她当作亲妹妹一般爱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