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晋江冰烨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此后他们一直在一起,游历四方、行侠仗义,朝夕相处间,她渐渐对他暗生情愫,而他却一无所知。

    她那时不谙世事,不懂得该怎样去爱一个人,越是喜爱他就反倒越是爱去捉弄他,淘气爱娇,酷爱惹事生非。

    时不时就在他写好的手书上洒几滴墨,在他绘好的画里添几朵花,……惹得他时常抚额叹息,直说:“阿楚,女孩子要文静娴雅才好……”

    她不懂什么叫做文静娴雅,只是听他念叨的多了就把这个词记在心里,依旧不管不顾地继续她的玩闹大业,偶尔还来回高高地荡着秋千,时而飞到屋顶,时而跃到树梢,时而摘一捧芳香的花叶,洒在他的头顶,放在他的桌上,看他一脸无奈却纵容宠溺地笑……

    她知道他却从未真的生过她的气。

    彼时她坐卧随心、不遵礼法,甚至偷偷放弃修行,不求得证仙道、长生不老,只愿伴他一世,做一对儿恩爱夫妻。

    她想这大概就是话本上所说的“只羡鸳鸯不羡仙。”

    那时的她以为,他们早已是神仙眷侣。

    直到某一日她不小心弄坏了他常常拿出来翻看的梅花图,他第一次冲她发火后,她才知晓原来他心里一直惦念着当年不幸遭遇刺客暗杀、不知如今是否还幸存于世的挚友李谦,这些年他四方游历也只为寻觅友人,直到那时,她才终于明了为何他时常对着梅花图默默叹息,又为何常常把自己灌的酩酊大醉……

    知晓这些事情后,她第一次明白心痛的滋味。

    她不忍,她心疼,她一面求画妖帮她修补好梅花图,一面又不惜耗损大半灵力四处寻找李谦的下落,只为能让她的银悟哥哥展颜一笑,心里不再萦绕愁绪。

    得知李谦还存活于世的消息后她喜出望外,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了她的银悟哥哥,然而直到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她爱慕的银悟哥哥心里惦念的那个人并不仅仅只是挚友,更是至爱。

    原来她的银悟哥哥与李谦自小一起长大,彼此早已钟情,原来在她深爱的那个人眼里,她只可能是妹妹,不会是爱人。

    她看着他们每天同进同出、如胶似漆,看着他们相濡以沫、恩爱甜蜜,极度的嫉妒逼得她简直都快要疯了,……

    她开始对李谦冷嘲热讽、恶语相向,看到那个人因为她的中伤而伤心落寞,她既感到快意,同时却也感到悲哀。

    甚至于当她看到李谦被人从背后砍伤、血流不止、奄奄一息时,她竟然生出了“其实他就这样死了也挺好”的恶毒想法。

    没错,那一刻,她的确是希望李谦能就这样死去的,只是下一刻,当她看到金银悟抱着李谦慢慢变得冰冷的身体目光空洞、绝望得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样子时,她又后悔了,不惜拼尽全力护住李谦的心脉,固住他的最后一缕魂,连夜飞往青丘苦苦哀求长老赐予她可令人起死回生的轮回仙草……原来,她是宁愿自己痛也不舍得见他痛的。

    偷跑出青丘,当罚三百年禁闭,求取轮回仙草固引魂魄,此举有违天道,罪加一等,等到李谦悠悠转醒,金银悟大喜过望,你侬我侬互诉完衷肠后,才发现阿楚早已离去,空留一纸信笺,上书:银悟哥哥,阿楚已返青丘,勿念,珍重!

    蒙长老怜爱,她虽被关千年禁闭,其实却也并未曾吃多少苦,只是终究寂寞了些,加上思念与情伤,她的话也是越来越少,每日除了修习仙法外就是阅读各种书籍,修为和学识大有增长,性子却清冷不少,转眼,一千年过去了,她终于成功修出九尾,禁闭也终于结束。

    成为九尾天狐后有很多特权,比如说可以成为族中长老、享有四时供奉,拥有竞争族长、参加仙会的资格等等,然而事实上她在意的只有一点:能有机会观看狐族至宝轮回镜并随意出入青丘。

    而她在轮回镜里看到:千年里金银悟和李谦不断轮回却一直相辅相持、不离不弃,或为莫逆,或为连理,感情都好的羡煞旁人……而这一世,他们是李秀贤与孔吉。

    她一遍遍看着轮回镜中的景象,些许欣慰,些许欢喜,些许惆怅,些许不甘,像品一杯融了百味的酒,说不清究竟好不好。

    千年后,她终于能与她的银悟哥哥再次相逢,只可惜轮回百世,他早已经不记得她了,而这一世,看着他跟孔吉虽未明言却显而易见的彼此爱慕,她大约终究也还是晚了一步……

    正在她心旌神摇时,李秀贤终于醒来,她惊喜地靠近两步,想了想,却又停住。毕竟她并非是把自己的记忆复制给了李秀贤,不过是用法术导引了一部分去刺激他忆起埋藏在自己灵魂深处的印记,至于他能否想起,又能够记起多少,都完全取决于他自己的意愿。

    “你是……阿楚?”李秀贤想起了千年前的一切,但是却无论如何都很难把眼前这个举止娴雅、恬淡幽静的女子和千年前活泼爱闹、大大咧咧的小狐狸联系到一起……

    “是的,银悟哥哥,我就是阿楚啊。”穆静娴望着李秀贤清俊的眉眼,难掩心中激动。

    “阿楚,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李秀贤看着穆静娴,亦不免有些激动。

    “我,过得很好,长老们都很照顾我,我还成功修出了九尾,……”

    穆静娴尽挑好的说,眉眼带笑,依稀还能看到当年活泼顽皮小灵狐的影子,而李秀贤也一直静静听着。

    就这样一个笑着讲,一个静静听,穆静娴眼笑眉苏,看他一脸纵容,感觉一切仿佛回到了从前……只可惜,她又分明清楚地知道,一切早已,回不去了……

    难怪人们常说“难得糊涂”啊!穆静娴心里不无苦涩地想。

    “银悟哥哥,而今,你已经想起一切了,录音我现在也给了你。”说到这里,穆静娴低头看了一眼放在李秀贤面前的“钥匙”,然后小声道,“至于我一开始提的问题,……如果银悟哥哥你现在还没有想好,也没关系,我可以等。”

    李秀贤静静看着穆静娴,他能看出她眼中的脉脉情意,也能明白她心底的忐忑不安,他并无意伤害她,可惜,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总是伤她最深的。

    想了很久,他缓缓说道:“阿楚,对不起,你对我来说,是很重要很重要无任何人可以替代的妹妹。”说到这里,他看到穆静娴的脸倏忽变得有些苍白,他于心不忍,可是,既然给不了阿楚承诺,又何必再让她无望地等待。

    所以,尽管迟疑,他却仍然坚定的继续说道,“阿楚,你是我最重要的亲人,也是我最疼爱的妹妹,可是,我爱的人,至始至终只是他,也唯有他,千年前,他是李谦,如今,他是孔吉……”

    “好了,银悟哥哥,你不必再说了,我都明白的。”穆静娴笑了笑,有些疲惫。

    “是我不好,伤了你的心。”李秀贤看出她的疲惫,内疚不已。

    “不,银悟哥哥,你很好,你是我见过最美好的人,是你,让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暖,也是你,让我懂得什么是爱,你善良、热情、坦荡、无畏,更有一颗赤子之心,……所以,并不是你有哪里不好,你只是,只能把我当妹妹而已,我不会怨你,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不懂事、总是跟你赌气……你去找他吧,他正等着你,我没关系的……”

    穆静娴长长的一席话让李秀贤心潮起伏、感动莫名。此时此刻,他心中仿佛有千言万语,很想说些什么,但沉默良久后,他只缓缓说道:“阿楚,你是一个好姑娘,值得拥有一份全心全意的爱情以及一个真正懂得你的好、珍惜你的爱人,去寻找属于你自己的幸福吧,困了累了就回来,记住,无论我是谁,我永远都是你的哥哥,也是你的依靠。我们以后再联系,多保重!”

    说完,他深深地看了穆静娴一眼,然后握着“钥匙”,转身,离开。

    穆静娴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淡淡一笑,用手遮住脸,无声滑落的泪渐渐浸湿掌心。她其实不想哭的,却终究忍不住……

    隐约地,她似乎听见有人在唱一首歌,歌声凄婉难言,“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穆静娴这边伤心落寞,孔吉那里却也好不到哪儿去,注视着穆静娴离开后,他回家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十分静默,也没有开灯,只凭感觉从酒柜里取出一瓶珍藏的酒,也懒得去拿什么酒杯,就径自往嘴里灌,好在家里仅他一人,他也不必再费心隐藏自己心底的伤,刻意伪装出淡然的模样。

    对于李秀贤和穆静娴即将订婚的这件事,他虽逐渐释然,也已经接受,并且打心眼里表示祝福,但若说他此刻心里无殇、十分快意,那也是说谎……

    毕竟,那样一段深重而又久长的感情,哪有那么容易,说放就放?孔吉自知没有那么洒脱……

    等到明日,他会收拾好自己的感情,将其尽数封存,做好一个朋友的本分,不过今日,他只想自己一个人静静、一醉方休……

    而已经在车上听完录音的李秀贤此刻却是恨不得立刻飞奔到孔吉面前,一路风驰电掣,心中的狂喜难以抑制。

    终于来到门前,李秀贤勉强耐住激动,先按了按门铃,按了两遍后均无人应,他心里一阵忧心,索性直接用孔吉所给的钥匙开了门。

    进门后,只见一片漆黑,他打开灯,只见孔吉抱着空酒瓶蜷缩在沙发上,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李秀贤感觉自己心疼得快要无法呼吸,“小吉,你怎么了?”他用手轻轻拍了拍孔吉的手臂,孔吉却只嘟囔了一句,不予理会。

    李秀贤闻到孔吉身上浓郁的酒气,担心他这样睡,醒来后会头痛,就去厨房煮了一碗蜂蜜牛奶汤,把孔吉抱到怀里,用温热的毛巾给他擦了擦脸,然后轻声道:“小吉,醒醒,喝点儿解酒汤再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