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朱其风的挑衅

仲星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医院走廊里的气氛压抑得仿佛黑云压城,满满地站了一走廊的大多都是秦老的旧部,秦家众人都围坐在病房门口,见蔡桃夭出来后便只是站门口,便知道老爷子应该是有极重要的事情要向李云道交待。在外人看来,相比自己的子女亲属,秦老居然更信任一个外人,这本就从某种程度上向外界宣示着某些信号。而秦家众人却似乎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对于蔡桃夭把住病房门这件事情非但没有任何异议,相反却似乎都同仇敌忾地帮站蔡家大菩萨一起把门。

    “瞧瞧,你们一帮姓秦的,还不如一个外人!”总还是有不和谐的声音会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却是在秦家众人中有一张面色发白的陌生面孔,看样子很年轻,却与一脸沉痛之色的秦家人不同,这人一脸幸灾乐祸的笑意,仿佛病房里的老人即将离世的事实对他来说却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一般。

    秦白虎低头看了白蝙蝠一眼,眯了眯眼,正想伸手卸掉这家伙的下巴好让他暂时说不出话,却看到秦伯南对他摇了摇头,这才作罢。

    白蝙蝠见秦家人这般反应,便愈发得意,正打算再度出言讥讽,却见站在门前的蔡桃夭微微抬手,牛毛般轻盈的银针飘了过去刺进了他的喉咙,等他再想出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了,顿时心中大骇——万万没料到,这个女人居然已经强大这般地步了。

    只有秦白虎看清了蔡桃夭手上的动作,这举正合他意,父亲即将驾鹤西逝,自己本就心中难受,若白蝙蝠不是伯南的私生子,就冲刚刚他那句说得阴阳怪气的话,他起码扇掉这家伙半嘴牙。

    喧嚣了片刻的走廊瞬间又安静了下来,只是这样的安静却似乎

    远处电梯口有人出来,而后众人不约而同地让开一条道路,身后跟着符兆的朱其风一脸欣然笑意地朝着秦家众人走了过来。

    “伯南兄,节哀!”隔着老远,朱其风便冲着秦伯南挥手致意。

    一时间,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秦伯南是见惯了大场面的,本不会轻易动怒,只是今天父亲病逝在即,朱其风居然用这样的方式出场,而且老爷子尚未离世便用“节哀”这样的字眼,挑衅意味溢于言表,所以就算秦伯南有再好的涵养,碰到这样的情况,眉头也忍不住微微皱起。

    对于秦家众人,对入得了朱其风法眼的,也就秦伯南一人,秦仲颖距离核心权力圈很远,秦家小辈都弃政从商,更是不用他多费心,只是目光落在白蝙蝠身上的时候,眼中露出一丝喜色:“哎哟,这就是伯南兄家的公子吧?怎么说也是秦家长子啊,脸色苍白成这样,这不是给我伯南兄丢人嘛,要少泡夜店多晒太阳啊!”

    众人刚刚还猜测这年轻人的身份,此时听他一说,但纷纷恍然,前阵子流传在外的一些流言蜚语今天也终于得到了证实。

    “老四,你这是什么意思?”秦伯南还是用了年轻时的称谓,朱其风

    在朱家排名第四,打从年轻时起,“老四”这个称谓便成熟人口中的代号。

    “我还能有什么意思,这不是看老爷子快不行了嘛,抓紧时间过来看看,要不我进去见见老人家,毕竟明里暗里管了这么多年的地下战线,江山代有人才出,往后有人接手了,老爷子总要有些吩咐要交待下来吧!”说着,他便要往病房走。

    一直面无表情的秦白虎正欲上前将这个不认相的家伙扔出去,却被一旁的秦仲颖拦住了。

    秦仲颖抬了抬下巴,秦白虎立刻会意——朱其风要进去,首先就要过病房门口那一关。

    “哎哟,小桃夭,你怎么 这儿站着?怪累的,跟四叔一起进去看看老爷子吧!”说着,朱其风便要往里闯,却被蔡桃夭伸手拦住。

    “大胆!”符兆只知道蔡桃夭曾是李云道和蒋青天发生冲突的起源,对其并不了解,此时见主子被人拦了,立马从朱其风身后窜了出来,打算把这女人拽到一旁,好让主子通过。

    蔡桃夭淡淡一笑,轻松翻腕摆脱了符兆的拖拽,而后缓缓探出一掌。

    朱其风的瞳孔陡然收缩,却未曾开口说话。

    刚刚自信满满的符兆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那一身素色衣裙的女子轻轻一掌推得倒飞出去,轰然砸在走廊对面的墙下,才颓然落下。

    朱其风倒是不为所动,眯了眯眼:“小桃夭,你这是什么意思?”

    蔡桃夭微微一笑:“四叔,得罪了!实在是我家那口子吩咐了,谁都不让进,桃夭嫁鸡随鸡,先生吩咐下来的事情,无敢不从!”

    朱其风冷笑:“若是我今天一定要进去呢?”

    蔡桃夭双手再次合叠,置于腹前,面带和煦笑意:“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请恕桃夭得罪了,他日再请先生带着桃夭一起上门给四叔赔礼道歉!”

    符兆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恼羞之下竟然从身后拔出配枪,只是还未曾等他把枪举起来,走廊里已经有数十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符兆惊得一身冷汗,刚刚被怒火冲昏了脑袋,竟然忘记了站在这走廊里的人无一不是曾经在那条战线上叱咤风云的人物。

    一时间场面僵住了,走廊里鸦雀无声,走到电梯再次叮咚一声,有人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一个身子如同标枪一般挺得笔直的男子,出电梯看到眼前这一幕,不由得微微皱眉。

    听到有人,众人转头,随即自发地让出一条道路来。

    吴千帆。

    一个把毕生都打算奉献给共和国的男人。

    人群中有人不认得他,于是便听到他的名字以极低的声音在人群中传播着,则后便听到恍然的“哦”或者是惊异的“啊”声。

    他走路很快,仿佛这世上有数不清的事情在等着他去完成。

    看到举站枪的符兆,再看看朱其风和蔡桃夭,他哪时还猜不出发生了什么。

    “谁在里面?”他问道。

    “我家先生。”蔡桃夭微笑道。

    吴千帆点点头:“那总要有个先来后到,等他出来我再进去看看老爷子。”

    已经秦家人将一把椅子让了出来,想请他坐,但他却看着朱其风道:“四叔,你是长辈,你先请!”

    朱其风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怎么也想不到吴千帆会来,对方是军中鹰派最杰出的代表人物,哪怕是他也不敢轻易得罪,更何况还有孔蓝翎那层关系。

    “既然如此,那朱某人就不打扰了,小桃夭,可惜啊,我原本很看好你和青天的,没想到最后会变成这样,可惜啊可惜!”朱其风故作遗憾地看了看蔡桃夭,转身便要走,却看到出了电梯正朝着这边走过来的王抗日、王援朝等人,尤其是在看到王援朝的时候,他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对符兆低声道:“把枪收起来!”

    “朱老四,你是觉得我家云道哪里比不上蒋家那小子了?”抢先开口的果然是小姑王援朝,小姑就是典型的家长心态,全世界就自家孩子才是最好的,谁敢说自家孩子一个不是,她就敢跟对方拼命!

    不知为何,面对王援朝,朱其风没了刚刚的威风,只是讪讪地笑了笑:“随口一说随口一说!”

    王援朝还想追究,却被大姐王抗日拦住:“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王援朝这才作罢,只是冷冷朝朱其风笑了笑:“听说最近你很活跃,有空我找你聊聊!”

    朱其风扔下一句“我还有事”便带着符兆快步离开。

    “德性!”王援朝对着朱其风的背影很不屑地扔下两个字,而后自言自语地嘟囔道,“早知道会有当年就让他死在那儿……”

    看到王家姐妹出现,蔡桃夭也微微松了口气。

    离开医院大楼,坐在奥迪A8内的朱其风转头看到一眼病房所在的方向,轻叹一声:“可惜了!”

    符兆在副驾位上小心翼翼地回过头:“局座,都怪我未能及时……”

    朱其风摆了摆手道:“今天不怪你,我也没料到吴千帆会来,而且还来得如此低调。”

    符兆自然知道吴千帆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但还是劝慰道:“局座,至少到目前为止,包括吴千帆在内的那些人,都还没有表态,这就意味着他们也许并不反对咱们入主二部……”

    朱其风摇了摇头:“这才刚刚开始,没有几个得力的人手,就算拿下了那个位置也毫无意义。我现在有些担心,秦孤鹤把李云道叫进去究竟说了些什么,我让你安排人放窃听器的,怎么样了?”

    符兆为难道:“陈真武的人手跟猴精似的,这方面他们都是专家,我们的人手在他们面前就是小学生,试了两次,都被他们识破了,还连累了那个被我们收习的护士。”

    朱其风叹息一声:“不过好在秦孤鹤终究是要死的,只要他不在了,有些事情随着时间的变迁,自然会水到渠成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