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 我终于到家了(大结局)

荆柯守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三个月

    昔日小小神社,已在神道厅帮助下,扩建翻了数倍不止,连山附近很大一片土地也都归属了神社所有。

    阳光下,金碧辉煌神社,此时不同与往日。

    因新川大将军的到来,前段时间一直游客跟信众颇多的神社,暂时被清了空。

    可即就算是这样,这座刚刚修建好没多久神社,依旧有浓郁人气。

    那是整个日本亲眼看到山田信一斩杀八岐大蛇,救下了这个世界,后知后觉知道了真相的人的心意。

    它们源源不断涌向这里,让整座神社都被笼罩在浓郁白气下。

    像坂东媛子这样神灵,不是曾经被此间主人允许,甚至根本无法靠近,更无法去窥探神社内的情况,还在着的本土神灵,想要查探这里情况,唯一能做就是让自己成一个凡人,以着凡躯,像是普通人一样走进来。

    “新川大将军,欢迎您大驾。”三女中,唯有坂东媛子适合在这种场合来迎接新川大将军进去。

    伢子本就性情有些发孤,在山田信一消失不见,她整个人都越发显得孤僻,除了还愿意跟坂东媛子还有早川直美说说话,窝在神社寸步不离的她,再没跟别人开过口。

    早川直美因人鱼血统,越长越美,就连身为神灵的坂东媛子,有时望着她,都会有着片刻的晃神。

    她现在这样的容貌,走在大街上,只怕会引起骚乱,哪怕是现在新川大将军带着人来到了神社,她也只是站在坂东媛子身后,脸上也罩着轻纱。

    就算是这样,有几个人也忍不住将目光投过来,觉得此女身材气质实在绝色。

    这样没出息的表现,让新川大将军顿时咳嗽了一声。

    “请带我入内吧。”他挥手让身后的人都停下,打算自己进入里面。

    放在别处,这样的举动必然会遭到劝谏,但在这里,却没有人觉得,会有谁不长眼,胆敢在这里进行刺杀。

    要知道,三个月过去了,但关于山田信一的威名却传播的更远,连别的国家的人都听说了,并且向着日本进行着试探。

    当日的动静,实在是太大,哪怕当时的异象,仿佛被一层迷雾遮掩了,别的国家的卫星并没有拍摄到画面,可日本境内可是有着外国人,而那一天,外国人自然也都与日本人一同看到了天空的画面。

    就算是日本天皇跟幕府都对此不愿多谈,也架不住别人多想。

    之所以这座山没有成全世界注视的地方,自然还是因这里有着一股神秘的力量,让卫星无法监控到,就连神灵都无探查到这里情况,何况是高科技的设备?

    山田信一虽然人不在这里,却留下了足够的东西给这三女。

    就算靠着这座神社的特殊以及对三女的承认跟庇佑,这三女安全,都绝对有保障了。

    想着这些,新川大将军随着逐渐深入其中,真真切切亲身地感受了一番神社最里面的风采。

    这里的特殊,并不单单是建筑的辉煌,更多的是与往里走,越能感觉到气息都变得越发清冽了。

    甚至每呼吸一口,疲惫就能消除一些。

    敛去眸中的惊叹,新川大将军带着微笑,一直走到了重修后本殿。

    神社其实不建神像,只有寄托物,而寄托物,就是一把木刀。

    新川大将军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就展开敕旨宣读。

    自对面世界的八岐大蛇被斩杀,顿时有许多人如梦初醒,又恢复了原本的记忆,本来处处烽火日本各地,立刻溃不成军。

    而还顽固到底的,必是敌方世界派来的死硬分子,被毫不留情的镇压。

    现代交通,全日本来往不过三天。

    因此仅仅三周,大部分叛乱就镇压了下去。

    但是零星起义层出不穷,这是对面世界不断融入本世界的结果,但是已经改变不了大势。

    可以说,山田信一是转折点,建立最大功勋。

    不同于上次户川久兴宣读的敕旨,这一次旨意,用词更趋平等甚至带着一点谦卑。

    这种感觉其实很微妙,可能不敏感的人根本无法感觉到,唯有坂东媛子听着,眸中有亮光一闪而过。

    这是天皇连同着幕府,也在神道厅后,主动给予了山田信一大神的尊荣。

    以旨意来册封大神,这也是有,但却也有着安抚的意思,这种示好,比之前更直白了。

    “信一君,你已由新川大将军亲自宣读天皇陛下旨意,成正一位。这是神灵能得到的最高册封,无论你去了哪里,都该有着感应?是否能够回来,与我们相见?”

    心里默念着,坂东媛子带着一点期待等待着新川大将军将旨意宣读完毕。

    让三女连同着新川大将军都感到失望的是,旨意读完了,但没有任何反应。

    新川大将军倒还好,他本也没期待着这次就一定能见到山田信一,反正幕府的诚意他已经带到,并且做得到位,作幕府一把手,他亲自过来宣读,任谁见了,都会觉得诚意满满。

    既然山田信一没有出现,这里他也不便久留。

    一个世界彻底被这个世界吞噬,很多后续都等着去处理,今天来到这里,已是难得挤出的外出时间。

    向着三女告辞,坂东媛子在前,二女在后,目送着幕府的车队再次浩浩荡荡的离开。

    回转本殿的她们,望着神像,默默祈祷了一番,等转过走到了殿中,正黯然,坂东媛子忽然看见走在身侧的伢子一阵风一般冲了过去。

    难道是……

    坂东媛子不敢置信地抬头朝着前面望去,光线昏暗的角落,一个少年走了出来,伢子已整个人扑了上去:“哥哥!”

    直美跟媛子则呆呆地看着少年,看着他揽住伢子,冲着她们微笑,鼻子一酸,眼泪落了下来。

    “你终于回来了!”

    大徐·博罗岛

    “上次你说,会陪我,可你又睡了。”

    院落内一个房间一直都是静悄悄,哪怕这里女主人时不时过去,可却经常是连一个人的声音也没有。

    叶苏儿的目光带着温柔与深情,手指轻轻抚过沉睡着神灵的面颊,少年的面容一直都是这样,哪怕陷入沉睡,也始终保持着青春。

    不像是她,虽时光仿佛也在她的身上停驻,但多了人气的她,面容年轻了,眸子里却多了更多的东西。

    但唯一不变的,就是注视着这少年时所露出的压抑着的感情。

    不压抑,怕是这些年每一天都会被痛苦与失望所折磨。

    她每一天过来,都希望着能看到他清醒,看着他睁开眼,冲着自己微笑,但日复一日,夜复一夜,每一天她都在经历着期待与失望。

    “可我相信你不会抛下我,你一定会醒过来。”

    慢慢收回手,她凝视着他,轻声说着。

    下一刻,她的动作就顿住了,一只手反握住了她的手。

    目光慢慢下移,落在那张在之前日日夜夜里一直闭着眸子的面孔,此刻,这张年轻英俊的脸上,眸子睁开了,目光正凝视着她。

    “我不会再睡了。”

    古希腊

    海浪声远远传来,空气中弥漫着大海的味道。

    一直沉睡着,不,是消失着的神灵,在上一次的苏醒,就再次失去了踪影。

    作为他的祭司,可妮莉娅上次被她的神垂怜,所以哪怕之后的时间里,她一直都没能再次与她神沟通,仿佛那只是神在长久的睡梦中,偶然赐予她的一次奇迹,但可妮莉娅每一次为她的神准备祭品,都十分用心。

    “哦,可妮莉娅,你知道大家为什么称呼你的神为消失之神?”一个少女忍不住问着可妮莉娅。

    又到了去选择祭品的日子里,贵族少女们再次来到了集市,但可供挑选的货物并没有让她们感到满意,也因此大家在回去的时候,更多的注意,就放在了别的事情上,比如,关于消失之神是否真的消失了的传言。

    “知道。但我坚信,我的神不会消失,上次他就出现并回应了我!”

    可妮莉娅不愿意再多听朋友们的话,与她们告别后,提着裙子,快步走在回去的路上。

    天空中,乌云在弥漫,海风也越发大起来。

    很显然,这是即将有一场暴风雨要来临了。

    可妮莉娅回来的时候,外面刚好下起了雨,雨声中,有着雷与闪电,她关紧了门,走在大而空旷的殿里。

    “他们都去哪里了?”发现别人都不见了,可妮莉娅怀疑他们都去了别处,正要往里走时,身后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那是对方故意让她听到,在可妮莉娅回过身去看时,就明白了这一点。

    因为从黑暗中慢慢走出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曾经有幸见过一面,她的神。

    “我就知道,您不会消失。”可妮莉娅微微有些哽咽,却朝着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它也回以微笑:“嗯,我不会消失的,我的祭司。”

    最终世界

    十月,正是秋意渐浓,红叶烂漫的季节,清晨微风已带着丝丝凉意,可大街车水马龙,无数人忙碌着穿行上班。

    “轰”这时,一声巨响惊动了这流向,惊慌一**四周播开,人群焦急等待,议论着,变得混乱不堪。

    稍后,就有警车声。

    “发生了什么事?”

    “又发生了一起事故,据说一辆豪华轿车路过时,突然之间广告牌掉下,把车砸了。”

    “里面的人怎么了?”

    “车都扁了,人还能怎么活?”

    “……听说,这是祝公子的车,祝公子和他一家都在里面。”

    外面的人都抽一口凉气,这祝公子据说极有后台,身价百亿,这下全死了。

    “最近事故怎么这样多,听说是第七件了。”

    一辆自行车上,裴子云似乎和看热闹的人一样,看着车,只见车支离破碎,一个青年被压在下面,头露在外面,满是血,眼见不活了,只是眸子还直直的看着外面,正和裴子云目光相对。

    “再见。”裴子云笑笑,不再看热闹,骑车拐进了一条小巷,热闹就立刻隔绝在外,连空气都弥漫着一种上了岁月的小巷特有味道。

    裴子云目光扫向四周。

    他看着四周,一切都是熟悉的样子,上了岁月小巷,有些不平地面,四周偶尔会冒出青苔的墙面。

    迎面有人骑车过来,哼唱着流行歌曲,似乎裴子云的气质突出,这人忍不住往裴子云的脸上瞅,哪怕骑过去了,还回了一次头。

    裴子云并不理会这些,而继续向前,前面就是小区门口。

    “裴先生,您好。”

    这是别墅小区,保安很热情的打招呼,似乎他才下班回来。

    “你好!”裴子云骑过几十米,一拐弯就能看到一个二层楼的小别墅,门口还有一片小草坪,唯一的变化,大概就是多出一棵梅树,正长在窗口下面。

    裴子云盯着梅树看了片刻,就笑了,开门,同时说着:“我回来了。”

    “今天怎么这样早就回来?”

    一个女人在厨房,她个子不高,有一米六多,很自然回答,她并不太漂亮,但有一种安宁,更重要的是熟悉。

    “办完了事,把麻烦都解决了,就回来了。”裴子云抵达到沙发,把冰箱里打开,见里面有一个可乐,就取来喝了。

    “爸爸,这是我的!”沙发上露出一个短发小脑袋。

    裴子云注视着自己突然多出来的女儿。

    娇小个头,盘腿坐在沙发上,露出一只精致小脚丫,盯着电视屏幕,一张侧脸光滑粉嫩,裴子云心里一股莫名的感觉慢慢升腾涌动。

    就听着她不满又理直气壮的质问:“你喝了,我吃啥,带交换了没有?”

    “……带了!”裴子云手一动,一张大叶上盛放着一块满是油光的蒸肉,对惊奇的女儿得意一笑。

    “怎么样,看起来还不错吧。”

    异香扑鼻而来,本就饿肚子咕咕叫的女儿不争气咽了口口水,但鸡蛋里挑骨头说:“就是一大块肉,你想把人肥死,不知道人家要减肥?”

    说着又诧异看了看,似乎想看他从哪里带来:“这是外卖?”

    裴子云笑着:“这不是肉,你就放心吃吧。”

    女儿一脸不信从厨子里拿出餐具,夹起一块放进嘴里。

    这是希腊神域的某项特产,看似肉,其实是植物,第一次吃时,绝对是让人无法想象的奇妙,女儿瞪大双眼盯着,又连续夹了几口狼吞虎咽的吃下。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好吃?又有肉味,又有水果味,一点都不腻?”鼓着腮帮,女儿含糊的问。

    这时奔出一只橘猫,很肥胖,毛茸茸的肚子圆鼓鼓,闻到了香气到处喵喵,裴子云把它按住,笑而不答。

    “我终于到家了!”(全书完)

    ——————

    本书大结局了,拖延了很长时间,但是终于还是结束了,可以说,本本完本荆柯守,别说是阑尾,基本上应该写的都写了,我就可以集中精神写《赝太子》了,希望新老读者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