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子知鱼之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想到了太爷爷,申拾叁就有些后悔。他是太爷爷成仙之前的最后一个玄孙,所以太爷爷总是拉着申拾叁说话。

    太爷爷说,人参成精能化成人形,便是度过了第一劫,每只人参精都要下山经历人间,不被人间的捕参人抓住,才算是经历过第二劫。

    在人间行善修德,救治百姓积满功德之后,便会经历第三劫,天劫。安全渡过天劫便可成仙。

    然而好几个兄弟姐妹,都在人间这一层就失败了,要么被做成人参干送进了皇宫,要不然就是在地精馆做了参倌。

    申拾叁还总是嫌太爷爷啰嗦,一到三百岁,立马幻化成人形,准备下山做功德。还没走出太爷爷的保护区呢,申拾叁就被捕参人捉住,绑着抬到了地精馆。

    “你看这支人参精参皮发黄,不及刚才那几支半点,阁主也好意思往外拿。”几位贵人没有拍到自己想要的,又觉得申拾叁不够好,便起身离开了座位。

    阁主也不拦,不懂人参的走了也罢。

    “五百两。”在喝倒彩之中,也有立马出价的,申拾叁扭头去看,眼神中满是肯定。黄皮者才是纯正野山参,没想到人类之后还有点识货的人。

    喊价的个孔武有力的男人,他浑身的肌肉紧绷,像是一头随时准备动手的豹子,周身充满着杀气。

    他紧盯着申拾叁,仿佛对申拾叁志在必得。

    “这不是尧鸿上将军吗?”

    “是啊,他怎么也来这里竞拍。”

    “听说上将军夫人体弱…”

    申拾叁是精,自然是能听到旁人的议论,心想原来这人是个将军,还是个爱惜妻子之人。他动了动鼻子,闻到了这人身上浓重的血腥味。

    阁主放下手里的茶杯,说:“将军,这支参精起拍价是八百两。”

    尧鸿面无表情的说:“黄金。”

    “成交。”

    接着就命人将申拾叁抬到了尧鸿眼前,说:“请将军系绳。”

    尧鸿没说话,将一根短红绳系在申拾叁的手腕上。

    03

    申拾叁无语,人参精最擅长的就是遁地跑路,只要有红绳便不能施展。这要是被抓回去,他要什么时候才能成仙啊!

    算了算了,听说将军的夫人体弱,说不定这也是功德一件。

    申拾叁就如他的原形一般,身形修长匀称,参体灵秀五形俱佳,是参中的佼佼者,所以人形的申拾叁其实俊美无比,只是皮色是发黄的。

    与尧鸿同坐进马车,申拾叁身上的红网才被解开。他指了指嘴上的黄符,尧鸿像是立马知道了他的意图,便伸手帮忙揭掉。

    尧鸿带着老茧的指腹轻轻摩挲在申拾叁的脸颊,植物成精一般都是没有体温的,所以尧鸿的温度像是烫到了申拾叁的皮肤一般,触感久久不能消除。

    马车中满是寂静,尧鸿不是话多之人,便闭着眼睛休息。他刚从大漠打了胜仗回朝,还没来得及休息,便被副官拖到了地精阁,凑一番热闹。

    申拾叁平日里就爱说话,这样的安静实在是让他忍受不了,他说道:“你眼光真不错。”

    尧鸿的眼皮动了一下,但是没有说话。

    “我可是长白山的野山参,你这次还真是赚到了。”

    申拾叁摇头晃脑的,头上的簪子也跟着响的欢快。

    “要是救活你夫人,能放我走吗?”

    尧鸿没有说话,整个人冷峻万分,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申拾叁想着既来之则安之,只要不是在地精馆被放参浆,一切都好说。

    将军府内,申拾叁见到一位夫人,这位夫人面如纸色,无一点红润之迹,眼眶深陷,申拾叁觉得她病的不轻,调理好需要一段时日。

    这妇人实则是尧鸿的长嫂,产下儿子之后身体一直不好,还染上了咳疾,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外人对尧鸿一家知之甚少,便以为这妇人是尧鸿的夫人。

    令申拾叁奇怪的是,尧鸿并没有让他救治夫人,反而把他放在卧房令丫鬟奴仆好生照顾着。

    夜里,尧鸿处理完事务回到卧房准备休息,只见申拾叁占据了他整个床铺。想要将申拾叁移到内侧,肩上的伤口便有撕裂之势。

    尧鸿坐在床边,脱下衣衫,露出精壮的上身,伤口之处略有血珠。申拾叁感觉到屋内血腥味又浓重了一些,立马醒了过来,坐起身解开纱布,说:“你的伤久不愈合,原因在内里气血不足,《珍珠囊》中记载,人参有养血之功效,我给你放一点参浆吧!”

    “不必。”尧鸿生硬的声音让申拾叁莫名有些委屈,他好心好意的要帮助尧鸿调理伤势,想不到这个区区人类还不领情。

    尧鸿自己在伤口处撒了些许止血粉,包扎好之后便卧榻而眠。

    床铺一下子被占去一半,申拾叁又在心里骂道,这将军这么有钱,却连一个客房都不肯给自己住,真是抠门。

    第二天,申拾叁看着满桌子的好菜,想着,难道是尧鸿觉得自己太瘦了?

    04

    这么吃了一个月,申拾叁胖了一圈,可是仍不见将军要自己救治夫人。申拾叁便坐不住,跑到将军的书房,想要亲自问一问这个抠门的将军,到底要自己做什么。

    “何事?”尧鸿见申拾叁进屋,也没有惊讶,只是淡淡的询问道。

    “你到底救不救你夫人?她看起来病的很重。”

    “所以呢?”

    “我可是这世间数一数二的野山参了,除了我没人能救你的夫人。我可是三节芦,芦碗如此之紧密。再看看我的皮,紧实细腻富有光泽,没有一点疤痕,完全不跑浆,不信你摸一下。”说着就扯着尧鸿的手摸着自己的手腕。

    尧鸿呼吸一滞,满手滑腻,不知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