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子知鱼之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昨日皇上出宫祭天,不想有刺客化作百姓,将军以身护驾,被砍中了数刀,将军未曾及时包扎,将皇上护送回宫之后便在养心殿昏了过去。”

    “智障!一介凡胎**,为何做这种无脑之事!”几位太医速度很快,将刀伤一一处理干净,毫不客气的撒上皇上御赐的顶级金疮药,此时若是不舍用药,将军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几个老头便也活不长了。

    将全身的伤口都包扎好了,尧鸿已经全是满是绷带,看起来跟死了一样。

    几位太医向申拾叁与副官行礼,说:“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不知将军府内有无人参,切出一片含在将军嘴里为上。”

    “我来!”申拾叁说着就从太医的医箱中寻来小刀,就往自己胳膊上划去。

    “公子不可!”副将上前一步夺过小刀,说道:“将军在昏迷之前,嘱托我,务必转告申公子不要伤害自己。”

    “人参来了。”夫人急的满头是汗,捧着一个盒子来到室内,将几颗百年人参交于太医,坐在一旁喘不上气。

    副官便说:“申公子,有这些人参即可。”

    “迂腐!你这人是不是榆木脑袋啊!有我这个顶级野山参你不用,非要去用着些趴货!”申拾叁推开围在床前的太医,穿着鞋子跨到床铺内侧。

    二指并拢在手腕处划了一下,满室便是属于人参的淡淡药香。

    不同于人的血,人参精划破参皮流出的是参浆,那参浆流淌的缓慢,申拾叁无伤的那只手掐着尧鸿的嘴,让参浆慢慢滴入他的嘴中。

    刚才还面无血色的尧鸿立马恢复了气息,脸上也有了红润。

    申拾叁手腕上的划痕已寻不到痕迹,他感到有些眩晕,便伏在一旁陷入了睡眠。

    06

    原本需要休养许久的伤,三日便已经痊愈,太医们啧啧称奇,想着弄一点参浆回家。将军的眼神太过冷冽,吓得他们打消了这个念头。

    尧鸿已然全无大碍,可是申拾叁已经昏睡了三天,并且毫无醒来之迹。

    皇帝给尧鸿准了假养病,他索性待在申拾叁身边,守着他醒来。

    这是申拾叁第二次救他性命了。

    尧鸿年幼之时不过是农夫之子,春耕冬猎,日子还算凑合。谁知流寇屠村,尧鸿父母皆亡,小尧鸿握着母亲的发簪,全身是伤跑入山中。

    本以为活不过当晚,尧鸿躲在山林之间,迷糊只见看到眼前有一棵人参,正看着自己发呆。

    这棵人参便是申拾叁。

    申拾叁如他自己所说,参体修长资实玲珑,须长弯绕如龙飞蛇舞,他自行断了一根须,丢入尧鸿口中,来不及细品,便被咽了下去。

    由腹中传来一股热流暖遍全身,尧鸿当即不觉得冷了。申拾叁转身就要离开,尧鸿便将母亲的发簪赠与他。

    虽然申拾叁未必能记得这以前之事,可是尧鸿一看到申拾叁,便认出了他,再加上母亲的簪子,更是让他确定。

    想着往事入了迷,连申拾叁醒来他都没有发现。

    “你好了?”申拾叁睡足了,坐起身,问道。

    尧鸿脸上闪过一瞬惊喜,接着便将申拾叁拥入怀里,轻声说:“以后不可再做这等傻事。”

    “有病,我的使命就是救死扶伤!”

    嘴里骂着,申拾叁心里却满满的,尧鸿没死真是太好了。

    “你中意我,所以才舍命救我。”

    “你是不是听不懂参话,这是我在行善积德。”

    “你喜欢我。”

    “放屁!”

    申拾叁和尧鸿腻腻歪歪,可是心里总是不对劲,他一想到尧鸿还有老婆,总会觉得心里对不起她。

    不过申拾叁作为百年难得一求的野山参,不会做那种偷偷摸摸的事,他直接找到那位夫人,同她坦白。

    “夫人,我十分喜欢尧鸿,可是你是他的正派夫人,我心里甚是愧疚。”

    “哈哈,申公子你在说什么,阿鸿是我夫婿之表弟,莫要误会。”

    “啊?”

    原来当年尧鸿父母双亡,便被舅舅舅母接回家中,与儿子一同抚养,后朝廷征兵,二人便一同入伍,尧鸿表哥现在还在边关打仗呢。

    “原来是这样。”知道这层真相之后,申拾叁喜笑颜开,晚上对着尧鸿也多了几分笑模样。

    “今日有何事如此开心?”

    “快来尝尝我让小厨房炖的山参鸡汤,大补!”申拾叁满怀期待的看着尧鸿,谁知尧鸿瞬间变了脸色,将汤碗重重放在案上,怒喝道:“府内不需你这人参精做饭羹!”

    申拾叁只觉得天旋地转,他一个人参精,不做汤来不入药,那与废参有什么区别?

    尧鸿拂袖而去,独留申拾叁对着一碗热腾腾的鸡汤愣神。

    07

    没过几日,申拾叁便在空气中闻到了一丝异样,这是属于另一只参的香气。

    申拾叁顺着香气跑到西厢房,那只肤白貌美的高丽参坐在小院中央,一脸少女的看着尧鸿。

    申拾叁只觉得天打五雷轰,感受到了渡劫般的疼痛。

    太爷爷,我喜欢的人好像有其他参了。

    尧鸿气申拾叁擅自断须,他忍不住向他发火,后来细想不是那么一回事,便去府尹处想要买下他府中的高丽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