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子知鱼之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府尹自然是立马答应,如今在京中谁人不知尧鸿大将军,盛极一时。

    听说他府内还有一位久病的夫人,想必是那天买的人参精不太好,所以才来求他的这支。

    虽然有点可惜,但是能与将军攀上关系,自是好事一件。

    尧鸿安排好一切,回到卧房看到闷闷不乐的申拾叁,走上前去,摸着他的脑袋,说:“前几日,那么大声说话是我不对。”

    “你是不是外边有参了?”申拾叁闷闷的问。

    “没有,我只有叁叁一个参。”

    “骗子,我都看到那个高丽参了,你没闻到空气里都是她的味吗?”

    “我是骗子,你就是傻子,那参是给我嫂子治病的…”

    “你!你!你侮辱我!”申拾叁感受到了奇耻大辱,在一只人参精的面前说不用你治病,然后去找了另一只人参精,这不就是在说自己比不上那高丽参吗?“高丽参那么好你就去找她吧!赶紧给我解开红绳,外面还有好多穷苦百姓等着我救呢!”

    尧鸿低声笑了起来,抱住申拾叁说:“傻叁叁,以后你只负责救我一个人。”

    申拾叁一下子红了脸,感觉他们肌肤相触的地方跟着了火似得,他推拒着五大三粗的将军,做一些没什么用的挣扎。

    尧鸿的手臂又紧了一些,申拾叁便动弹不得。

    尧鸿在申拾叁的嘴上轻柔的留下几个吻,吻一下就笑着看申拾叁一眼。申拾叁只觉得一颗少男参心乱跳不已,两只眼睛也紧盯着尧鸿。

    申拾叁趁着尧鸿抬头,自己一抬头亲了尧鸿一口,亲完还傲娇的说:“凭什么只有你亲我?”

    【尧鸿一个翻身,覆在申拾叁的身上,直接用舌头撬开了申拾叁的嘴,与申拾叁的舌头一顿纠缠。申拾叁脑袋一下子充满了浆糊,完全失去了思考,仿佛只有尧鸿的唇舌与火热的大掌才是存在的。

    申拾叁不禁想起了上次的爽快滋味,被挑起了热度的申拾叁轻抬臀胯,用自己起了变化的嫩根磨蹭尧鸿早就火热的部分。

    没蹭几下他就感到尧鸿那处更加坚硬,将申拾叁狠压在床板之上,动弹不得。

    这种直接的刺激让申拾叁觉得全身上下都蜷缩起来,每一块参皮都燃烧起来,羞得他不敢看尧鸿的眼睛。尧鸿手上的动作不停,又在申拾叁的鼻尖亲了一下,一歪头,含住了申拾叁的耳垂,舌头轻轻舔弄。

    顺着耳朵亲了下去,尧鸿在他的脖颈处又吸又咬,没一会儿就将申拾叁的黄皮肤咬出红痕。

    尧鸿伸手探进申拾叁的裤子里,一把抓住微凉的嫩根,上下撸动起来,没有几下申拾叁便颤抖着射了,他看到尧鸿要有趣味的将沾着东西的手拿到两人之间,轻声说:“人参味的。”

    申拾叁又硬了起来,脸红的完全看不出他原先是黄皮,尧鸿没心思在逗他,一把拽下他的裤子,露出他想了好久的圆润屁股。

    在穴口一通揉捏,尧鸿滚烫的硬物便在穴口来回磨蹭,蹭的申拾叁心痒难耐。

    “你快点进…”

    话音未落,尧鸿便一插到底,没有停息的耸动起来。

    尧鸿那物进的又急又狠,专往敏感处动着,直到把申拾叁弄得黏腻不堪瘫软无力,才放开他。】

    申拾叁完全没了力气,只是嘴上叫嚣着:“等我成了仙,看我不把你打趴!”

    “等着你。”尧鸿在申拾叁额间一吻,柔声问道:“你还记得发间的簪子从何而来吗?”

    “与你何干。”

    “好奇。”

    “一百年前,我还未成精之时,差点就被捕参人捉到,一少年将我从捕参网中救出。二百八十岁之时,在林间见到了这少年的转世,约莫五六岁的样子,满身是伤便救了他,这簪子便是他送给我的。”

    尧鸿没了话语,原以为与拾叁的因缘来自年幼之时,不曾想源自前生。

    “怎么?你是不是嫉妒?我可是救过很多人的!”

    “那孩童便是我,这簪子是母亲留下的。”

    一人一参相视而对,皆叹因缘之妙。

    谓曰:世间因缘天注定,前世今生共长情。